刘伯温www973777官方,www.58158com,45111con

《明朝帝王师》出版

  何谓“帝王师”?顾名思义就是皇帝的老师。明朝帝王师是一个特殊的政治群体,他们一般先做太子的老师,凡入选者,时人便以“储相”待之。一旦老皇帝驾崩,继位的太子一般都会启用自己的老师,让他们进入权力中枢--内阁,担当辅臣乃至首辅。因此,明朝帝王师不可简单以教师身份看待。他们更是各个时期重要的政治家与国务活动家,其学术思想、政治观点以及处事方法,不仅影响到皇帝,更影响到明朝的治国方略。“帝师”一旦成为“首辅”,“学问”就能够转化为“管理”,这就是一种权利的获得。

  帝王与帝师的关系如何?他们既是君臣、主仆,又是师生与少长。在专制王朝时代,知识永远是权力的附庸。明朝的帝师们,虽然没有以知识取祸,但在成为内阁辅臣之后,往往与其当皇帝的学生政见不合而导致悲剧,轻者见弃,重者甚至招致杀身之祸。所以说,帝王师在明代,既是一个最显赫的职业,亦是一个最高危的人群。

  历史总有相似之处。本书作者熊召政,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潜心研究,在众多史籍中钩沉索引中选定15位颇具代表性的明朝帝王师,对他们的升沉际遇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述和鞭辟入里的剖析。通过他们的升沉际遇,不仅可以看到276年明朝历史的发展轨迹,也可以通过改革家的选择与取舍来体会明朝官场的“铁血”气息。

  熊召政,著名作家,诗人。1984--1986年任《长江文艺》副主编,1985--1989年任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。现任湖北省文联副主席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政治抒情诗《请举起森林一般的手,制止!》获1979~1980年全国首届新诗奖。长篇历史小说《万历首辅张居正》以全票通过率荣获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第一名。著有明史札记《读了明朝就明白》,随笔集《去明朝看风景》,在高校的演讲和采访收录于讲演集《让历史复活》。最新力作《明朝帝王师》由紫禁城出版社向广大读者隆重推介。

  他是明朝功劳最大的开国功臣之一,促成了朱元璋的皇帝之梦。元末群雄逐鹿,他每献一计便成一事,深得朱元璋信任。然而天下砥定,朱元璋欣赏他的才能,却又不喜欢他的精明。他的清廉与精明,更成了当时官场的“毒药”。

  他是一个典型的“书呆子”,却有着济世经邦的大学问。明朝开国后最受朱元璋信任的两个人,武有徐达,文有宋濂。以朱元璋刚愎自用的性格,能够在治国理念上听从宋濂的建议,实属不易。然而,这位被朱元璋恭恭敬敬地称过先生的人,最终也成了死囚。

  他是建文帝请来的“国师”,学问好,心思也正,建文帝对他几乎言听计从。朱棣从侄子手中夺得皇位,他因拒绝合作而被诛灭十族,制造了明朝历史上最为酷烈的惨案!方孝孺又忠又愚,为历史留下一个让人景仰却难以做到的大丈夫的标本。

  他是一名和尚,直到老死都是脚蹬僧鞋、身着袈裟。然而,出家人偏爱作兵家事,朱棣发动“靖难之役”,他是唯一能够出谋划策的人。不讲公正,只讲输赢;不求道德,只求成功。姚广孝中成功地当了三代帝王师。

  他是明朝立国后出生的首位帝王师,二十二岁时就曾向朱元璋进过“”,其后又受到朱棣的赏识。他被称作“狂人”,恃才傲物,终以悲剧收场,死得十分窝囊。假如解缙学会隐忍,或许可以辅佐新皇帝干出一番伟业。然而,历史没有假设。

  他出身于乡村教书匠,性格表面上像是棉花包,内心中却有钢铁长城。他学问平实,亦无缜密的治国之术,却能够老实做官,以不变应万变。他先后服务于成祖、仁宗、宣宗和英宗4位皇帝,并始终能与他们平安相处,获得信任,这就是杨士奇的过人之处。

  他是一位既有道德底线,又有治国能力的股肱之臣。怎奈武宗朱厚照胡作非为,首辅之位已成烫手山芋。他既要与狼共舞,又不能同流合污,同时还要操劳国事,弥缝艰难,保护那些道德至上的君子。李东阳甘愿自己下地狱,不愧是位忧患在胸的政治家。

  在明朝帝王师中,杨廷和是比较有主见的一位。他先后担任两朝首辅:武宗朱厚照对他很信任,却又不肯听他的话;世宗朱厚熜因他的推荐而当上皇帝,又因为“大礼案”而对他恨之入骨。明朝的首辅本来难当,碰到这么两个皇帝,悲剧自然也就不可避免了。

  他在官场上原本是个无名之辈,只因在“大礼案”中曲意媚上,而被世宗朱厚熜擢为阁臣,最后升至首辅的高位。张璁是个典型的政治投机者,但也有其可爱的一面。他最大的优点就是清廉,痛恨贪官鱼肉百姓,品行上的错误终生不犯。

  《明史》中被列为“奸臣”者只有6人,严嵩即“有幸”名列其中。从留存下来的讲稿看,此人当初还算是一位不错的的帝师。但为了讨好世宗朱厚熜,他却选择当小人,将马屁拍得玩之有味,享受着“与人斗其乐无穷”的阴险与残忍。最后,他也是以家破人亡而收场。

  在明代的帝王师中,徐阶属于“老狐狸”式的人物。这位小个子政治家,虽然年近六十才当上阁臣,但政治谋略却已炉火纯青。其最大的功绩是扳倒奸相严嵩、计杀其子严世蕃,其后又通过世宗“遗诏”拨乱反正,平反当朝的众多冤假错案

  高拱是供差的年数最长的明代帝王师,穆宗对他的信任近乎于精神依赖。他勇于任事,在处理国事上有其过人之处。但却性格偏狭,有仇必报,整人从来都是霹雳手段。穆宗驾崩,神宗即位,他在权力巅峰上遽然跌落,下场比他整过的人更惨。

  他是一位“励精图治、披肝沥胆”的宰相,又是一位“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”的帝师,有着宏阔的政治视野和严谨的治国理念,义无反顾地扛起改革大旗,但“工于谋国,拙于谋身”,积劳成疾,病死在任上。在明代所有的帝王师中,张居正对国家社稷贡献最大,对皇帝倾注心血也最多,但他的悲剧也异常惨烈。他与万历皇帝朱翊钧之间,演绎着超乎寻常的爱恨情仇。

  张居正的弟子中,出现过不少辱没师门的“造反派”,沈一贯便是其中之一。他对恩师始随终弃,对皇帝则事事忍让,有利社稷的事情做的不多,有益于自身的事情倒做了不少。他间接助长了万历皇帝贪婪,曾被正直的太监吐了一脸口水。

  叶向高是张居正之后最好的帝王师和首辅。然而朝廷群魔乱舞,他能做的最大好事就是不与污浊同流,尽量保全善类。无奈之下,他在3年内写了39份辞职报告,离职后阉党更是大开杀戒,朝中善类为之一空。他死后17年,大明王朝也走到了尽头。